靖民网

您所在的位置:靖民网>教育>“罚站罚跑”不属于体罚,教师惩戒权就该具体

“罚站罚跑”不属于体罚,教师惩戒权就该具体

发布于:2019-11-07 14:48:27 点击:866

●特约评论员冯驰(上海)

不久前,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首次明确提出教师惩戒权。现在,一些地方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据广东媒体报道,在9月24日提交广东省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查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中,允许教师“惩罚学生的站立和奔跑”,并明确区别于体罚或变相体罚。这也意味着广东计划率先通过立法赋予教师受教育权和惩戒权。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站着跑着的惩罚是否是体罚不仅是一个模糊认识的问题,而且从不同的角度来看,结论也可能是矛盾的。

从许多家长的角度来看,即使没有具体的数据和严谨的研究证据,从常识来判断,也不利于儿童身心健康的健康发展,也没有任何教育意义。这可能只是教师惩罚性的情感发泄。然而,从学校和教师的角度来看,惩罚学生的站立和奔跑的意思并不强烈。此外,对于一些固执的学生来说,如果连这种轻微的惩罚都取消了,盲目追求“春风与雨”的温和方法,学生可能无法深刻理解自己的错误,更不可能避免在未来的学习和生活中重复这些错误。

过去,为了保护未成年人,教师在行使惩戒权时应坚持“谦虚”的原则。没有惩罚就没有惩罚,这是社会的默认。然而,一切都太过分了。近年来,一些“熊学生”变得如此顽固,以至于扰乱了教师正常的课堂秩序,甚至导致家长“学校纠纷”的频繁发生。因此,一些学校急于“保护自己”,不敢开展正常的教学活动。有些老师出于“多事少事”的心态,害怕照顾“熊学生”。在这种背景下,“赋予教师惩戒权”成为主流声音是很自然的。

换句话说,“老师是否有权惩罚学生”不再是问题。问题是教师应该如何行使这一权利,以确保教师的正常工作,防止学生陷入体罚和变相体罚的风险。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

有两个关键问题。一是“边界”,也就是说,教师惩戒权与体罚的边界应该明确界定。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不应该让教师承担过多的责任和担心。第二,对于具体的纪律措施,教师还应明确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采用,以避免滥用纪律权力造成的泛化,使学生承担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广东省提交初步审查的条例考虑到了上述几点。首先,它强调"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其他侮辱人的尊严的行为",理由是"对站立和跑步的处罚是一项纪律权利,而不是体罚",并明确禁止"超过站立和跑步处罚力度的处罚"。这在离家出走的惩罚和体罚之间划了一条明确的界限,这样教师在离家出走的惩罚中就可以得到保护,避免事后受到“指责”和舆论的压力。

第二,规定中小学生使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推搡搡、争抢、制造噪音、强迫抄袭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尚未达到应采取纪律处分的情况下,中小学校教师应予以批评,并可采取适合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的教育措施,如命令他们站立和慢跑。这些为教师实施惩罚学生离家出走的处罚权提供了具体的操作情况。他们避免了学生的行为如“对小错误的重罚”和“不对小错误的处罚”不等同于所受处罚的困境。它们还帮助教师避免在实施惩罚时的担忧和困惑,培养学生对自己行为的责任感。

当然,作为老师和学校,我们应该永远记住纪律只是一种手段,教育是最终目标。即使站跑惩罚被定义为一种合理可行的惩罚方法,也不能被视为日常教学和校园生活中对付“熊学生”的法宝,被过度使用和依赖。追求更能被学生接受、更符合学生个性和实际情况、效果更好的策略,应该始终是教育工作者和教育机构不懈努力的方向。

广西快三 北京快乐8 500万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